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格力 >

格力

残友组团闯海南公司年产值达千万 负责人述心得

  1月8日下午,海口市旧州镇道美村海南残友信息技术研究院门口,坐在轮椅上的潘红兵用微笑迎接着冬日的暖阳。

  潘红兵感到自豪。近期,海南残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将捐出了一笔巨款用于回报社会。“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有余力帮助了别人,我很自豪。”

  2010年9月,当潘红兵和另外7位残友跨过海峡来到海南时,虽然他们自称“八仙过海”,但一无所有、举步维艰。而今,他们的事业和爱情都已开出花朵。所开设的公司已经由8人壮大成40多人,公司年产值达到千万。公司还开设了培训班,免费为海南227位残疾人提供了培训服务,帮助190多人就业。

  这是一群执着于为梦想扬帆的残疾人。他们心有阳光,反哺社会,他们是呼吁残友自强不息社会价值观的播撒者和倡导者。

  前往旧州镇的路上,冬日的暖阳轻抚着两旁的田野,孕育着一个充满希望的春天。一副黑镜框,一身休闲西装,潘红兵就坐在这样的阳光里。那个雪夜里等待姐姐来接自己回家的小男孩,如今,已是海南残友信息技术研究院的副院长。

  安徽滁州汊涧镇的一个菜市场,一位卖菜的中年妇女打量着街边的残疾人。这些残疾人露宿街边,衣衫褴褛,以乞讨为生。这位中年妇女看得眼角发酸。晚上回到家中,她将儿子潘红兵拉到跟前,跟他说:“我们要送你读书,你有能力一定要读好,不然等我和你爸老了,你也只能流落街头了。”那一年,潘红兵9岁。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别的孩子蹦跳着玩耍、上学,潘红兵却因身患小儿麻痹症,无法立起双脚,只能靠爬行来移动自己。

  两个与自己年纪相当的姐姐担起了接送他上学的重任。潘红兵已记不得,自己从自行车的后座摔落过多少次,姐姐又是多少次将自己抱起。他只记得,在那些雪夜,姐姐经常载着他回家。一次晚自修后,大雪没过了膝盖,二姐无法踩动脚踏板,只能推着他在暗夜里挪动。

  回到家里,看到二姐湿了裤腿,喘着气。潘红兵心里默默流泪,“亲戚朋友们背后说我爸妈,说这个家庭本来穷,有一个这样不正常的孩子,完了。我想走出世人惯常的目光。” 这是一个无法行走的孩子,默默对现实起下誓言。

  追逐梦想的路途,难度远超普通人。2001年,潘红兵考了610分,当时的重点线分,但因身体的原因,他被拒大学校门外。直到第二年他再次交出一份优秀的高考成绩时,在残联的帮助下,他才进入了一所大学学习。“毕业后,我投了两百多份简历,但一个回复都没有。”

  当潘红兵忧虑着自己的未来时,深圳残友集团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当时公司只有10多个人,他们跟我说,虽然没什么钱,但10多个兄弟一起拼搏。没有歧视,只有对梦想的追求,这是残友的精神。我听了,觉得很适合我,便南下到了深圳。没想到一做,便做到了现在。”潘红兵回忆说。

  2010年9月,当深圳残友集团已经颇具规模时,潘红兵有了新的梦想。他和另外7位残友准备到海南,成立海南残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和潘红兵一同奔赴海南的刘运宝,与潘红兵有着类似的经历。刘运宝是湛江徐闻人,2岁时不幸患上小儿麻痹症。来自农村的他,深知生活不易,一直学习刻苦。2005年,其父母依靠种植香蕉,顺利让他完成了大学学业。为了找到一份合适工作,刘运保先后投递将近200份的简历,参与面试次数20多次,而最终几乎全部遭到用人单位的拒绝。

  “到了深圳残友集团后,我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不信自己干不好。”刘运宝说。意识到自己专业知识不足,白天正常工作,晚上看书学习,经常熬夜到凌晨3点多钟,这样的日子,先后坚持了1年多。获得集团高层的赏识,刘运宝先后担任过开发部长及一家子公司的副总经理。

  相聚在深圳残友,又一起到海南干一番事业。刘运宝和队友们心里涌着一样的热血。

  初到海南,条件艰苦。资金有限,刚开始半年,他们都由深圳的大本营发工资。残友团队在海甸岛一小区内租了两个套间,购买了电脑等简单设备,便投入工作,他们吃住工作都在一起。让残友们头疼的是,刚开始时很难接到业务,眼看连大伙吃饭都成了问题,很多残疾兄弟们夜里都睡不着觉。

  就在大伙发愁时,转机出现。通过前期的网络宣传、朋友介绍和政府部门的帮助,海南残友团队接到了第一笔业务,金额达20万元,是给海口一家公司开发一个信息化项目。他们花了5个月,终于把这一笔生意成功做好。“大家就快断粮时,接到的这笔生意,可谓是雪中送炭。”刘运宝说。

  海南残友信息技术研究院,一排排简朴的平房内,欢笑声不断传出。他们在编写电脑程序,在设计软件,在学习。如果不是摆放在他们身边的拐杖,以及他们行走的姿态,很难发现他们身体的缺陷。仔细观察,便可以发现这里的自来水龙头设置了专门的扶手,路都是平的,没有阶梯。

  面带笑容的石进正带领着技术研发部的几位残友在做一个信息平台信息无障碍云服务平台。网络飞速发展,越加重要,很多残疾人却因残疾而遭遇使用障碍。石进正在做的这个服务平台,便是想扫除这些障碍,让这些弱视或听力障碍的残疾人能够正常上网。

  梦想,就像一棵树苗,是需要适合的土壤来成长的。海南,残友,这四字便是石进追逐梦想的土壤。“一路向南,到了这里,不走了。”

  石进是湖南黄冈人,出生于1984年。进入了大学后,他发现自己患上了一种特别的疾病进行性肌营养不良,就像《阿甘正传》里的阿甘一样,他的脚无法弯曲,无法上楼梯。石进没有改变梦想的航向。为了给梦想适合的土壤,他一直在寻找。“因为冷的时候我的腿脚毛病会加重,我一直在往南走。”从北京到武汉,到上海,再到东莞、深圳,最后到了海南,“已经到了最南的地方了,再走就要到海里去了。”

  追梦也给石进带来了幸运。在海南,他的病情得到控制,因病失去的体重,也在恢复之中。

  作为研发人员,石进认为,残疾人在身体上与普通人比有缺陷,但同时也有很多优点。身体残疾,便远离了很多声色诱惑,更能专注于自己的梦想。“我们自己本身就是残疾人,对残疾人的需求非常了解,由我们来做这些研发,更适合。”

  令人激动的消息,很快就接连在残友们的努力中诞生。2011年3月份,巴西一家公司看到海南残友的网络宣传,主动通过电子邮件、QQ等方式联系上海南残友。这家从事呼叫中心方面业务的公司,希望海南残友帮忙做一个呼叫中心信息系统。“我们都很激动,没想到我们的业务都拓展到巴西了。”刘运宝说,对方首先是要求考察他们团队的实力。“我们安排技术人员与对方沟通,还发去代表作品向对方进行展示。”

  与巴西这家单位接触,需要用英文交流。刘运宝说,这方面难不倒他们,因为大多员工都是本科毕业,具有一定英文水平,更何况平时大家都习惯浏览英文网站,学习先进科技知识。3个月时间过去,海南残友员工通过远程方式,把这个产品顺利交给对方,与此同时赢得对方称赞。“我和团队其他成员,都觉得很自豪。”如今担任海南残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刘运宝笑称,海南残友的业务,首次走出中国,走向世界。

  在省残联等部门的大力扶持下,2012年1月份,海南残友信息技术研究院在琼山区旧州镇挂牌成立。而刘运宝团队,也搬到这个占地面积58亩的地方办公。截至目前,海南残友团队成员已经发展到43人,大多都是肢体残疾。2013年,海南残友科技发展公司产值达到1千万元。

  “你在前面,正好可以遮挡我肥胖的身材。”一句话,这个广州姑娘率真毕露。蹲在潘红兵轮椅后面,一身黑色长裙的邱嘉悦笑得眼睛都弯了。

  遇上身材健全的邱嘉悦,是缘。因为都是基督教徒,潘红兵和邱嘉悦在网上认识。一开始,潘红兵瞒着自己的残缺,他连公司名字都不敢告诉邱嘉悦。后来,邱嘉悦生气了,潘红兵才说出自己在海南残友工作,并将公司链接发给了邱嘉悦。得知潘红兵双腿不方便,要拄着双拐时,邱嘉悦在网上查了整整两天关于双腿不便的新闻,看到“自杀”等等阴暗词时,邱嘉悦更挣扎了,对潘红兵也更心动了。

  担心父母不接受,邱嘉悦一开始就挑潘红兵的优点讲,“长得帅”“人上进”“软件工程师”“对我好”,这样一来,父母反而问她,“人那么好,怎么看上你,会不会是骗子啊?”潘红兵的父母同样也担心邱嘉悦是个骗子,毕竟那姑娘90年出生,不但身体健全,家里条件也不错。

  得知潘红兵双腿不方便的时候,邱嘉悦的父母是反对的。但是经过邱嘉悦的努力最终使父母同意了。她觉得,其实和潘红兵在一起,并没有父母担心的那么不方便,她还是觉得很满足。现在的她在动漫设计部做设计师,也会教教新人。能陪在心爱的人旁边,又能帮助别人,邱嘉悦觉得更满足了。

  入学、就业、婚姻,被这些残友视为横档在他们面前的“三重门”。而今,通过努力,他们多数已经跨过了这道门槛,收获了爱情。

  曾经,爱情,是“八仙”之一董镇东和父母共同的担忧。但没想到,他的爱情来得那样快。董镇东的媳妇尹凤是湖北黄石老家的父母为他张罗的。2012年,为了相亲,董镇东专门请假赶回老家。第一次见面,两人之间的交流要通过女方父母“翻译”。

  尹凤今年23岁,苗条漂亮,因听力残疾,说话也有些问题。但是,这些并没阻碍她与人交流,活泼的她喜欢比划着跟人交流。第一次见过面后,两人互留了QQ。一开始,因为尹凤表达有些词不达意,董镇东需要“猜”她的意思。随着接触的增多,两人的默契越来越好。

  来到海南之后,尹凤开始戴助听器,跟着电脑学讲话,还开始学PS技术。虽然学得比较慢,但已经好了很多。

  头戴鸭舌帽,声音爽朗,如果吉训开不走动,谁也不知道他是残疾人。“我非常喜欢运动,以前还经常跑步。”吉训开语出惊人,肢体残疾的他竟是运动爱好者。海南东方九所,吉训开在小时候便受到了周边村子孩子的嘲笑。他们冲着走路一瘸一拐的吉训开说,“瘸子,瘸子。”每当这时,吉训开总是私下鼓励自己用努力来弥补身体的缺陷。这个经常考第一名的小孩,在1992年的那场高考中,成为了冲坡中学的文科状元。

  高考体育科目中,这位一瘸一拐的学生,居然把很多肢体正常的学生都甩在了后面。“为了练习跑步,我每天凌晨5点就起床,从冲坡中学跑到九所中学,来回跑一个多小时。”吉训开说,这让他成为运动爱好者,上了大学之后,他仍继续着跑步锻炼。

  博物馆学专业毕业后,这位文科生干的却是理科生干的修理工作。他维修过复印机,维修过投影机以及电脑。为了跨行,他用了几乎所有的工作之余的时间去自学。2011年12月26日,当海南残友信息技术研究院的第一期培训班开班时,想继续完善自己的吉训开报了名,并因表现突出留在了研究院。如今,他已是培训中心的负责人。“我们已经为海南227位残疾人提供了培训服务,帮助其中190多人就业。”吉训开说的时候,是如此自豪。

  如今海南残友在实现自己梦想的同时,也在为反哺社会,反哺海南作贡献。2012至2013年,他们肩负培训海南残疾人的任务,主要教残疾人掌握计算机方面技术,比如传授电子商务、开网店、广告设计、软件开发等知识。“经过我们培训后,有5名残疾朋友被三亚一家五星级酒店招聘了。”刘运宝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该酒店负责人还专门登门感谢海南残友。今年,海南残友团队,将着重帮助解决一大批海南残疾人的就业问题。“深圳残友集团与阿里巴巴有相关合作,推出千人就业计划。”刘运宝说,作为子公司的海南残友,分配到一些名额,将帮助海南残疾人从事网络客服。

  刘运宝说,比如残疾人从事网店客服方面,只要经过海南残友的培训,掌握一定的电脑技能,就可以胜任这项工作,而且不受文化水平限制。“家中有电脑,有网络就能操作,在家里就能解决就业。”刘运宝表示,为反哺社会,支持海南残疾人事业的发展,海南残友近期将捐出巨款。

  通过接受培训,让许多残疾人走出了阴霾,成为逐梦者。符红丽,便是其中一位。

  2011年年底,在家带了几年孩子的符红丽参加了海南残友举办的第一期培训班,学的是PS技术。当时,她30多岁,初中文化,除了一开始做仓库管理员用电脑输入数字之外,她对电脑一窍不通。

  符红丽是那批学员里年龄最大、基础最差的,也是最努力的。培训快结束的时候,刘运宝将符红丽叫到办公室,问她愿不愿意留下来。符红丽心里满满都是惊讶。

  如今,符红丽做《海南残疾人》封面设计等工作,吃住都在研究院。周五放假的时候,小叔子会来接她回家,陪陪孩子。双休、节假日、福利等等,这些都是符红丽之前不敢想的。如今,她是农妇们眼里的“传奇”。

  如今是海南残友的负责人刘运宝,经历过从自卑到自信的心理转变。他的心得是:“天助自助者,不能等、靠、要”

  回想起大学刚毕业时,刘运宝坦诚,那时的他,有时很沮丧,多少有些自卑,甚至感觉看不到希望。“那时走在外面,总觉得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能不出去,我就不出去,与别人交流,我很胆怯、很害怕。”在命运面前,刘运宝并不服输。他一直坚持凡事要靠自己努力,经历过一次次面试失败,依然不放弃,终于进入到残友,找到了就业岗位。从深圳残友集团的基层工作人员,到如今海南残友的总经理,在整个过程中,磨练成长了起来。

  “现在和别人交流就不怕了,从自卑变成自信。” 刘运宝说,毕竟有能力养活自己,也能为海南残友团队创造价值,还帮助解决海南残疾人就业问题。

  在海南残友信息技术研究院内,挂着一幅写着的“天助自助者”的书法作品。这几个字是勉励海南残友团队,自强不息。

  刘运宝认为,人应当自己靠自己。勉励广大残疾朋友,凡事不能怨天尤人,不能永远都是“等、靠、要”。不要总是等着政府、等着别人救助。不论做什么事情,都要踏实、认真对待。每天睡觉前夕,刘运宝都会对当天的工作进行总结,下一步如何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