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眼球 >

眼球

献礼护士节 OEM BMJ Open论文精选

  每年的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该节是国际护士理事会为纪念现代护理学科的创始人弗洛伦斯·南丁格尔,于1912年设立的,其基本宗旨是倡导、继承和弘扬南丁格尔不畏艰险、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勇于献身的人道主义精神。今年中国的主题是“关爱护士队伍,护佑人民健康”。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护士队伍承担了大量的疫情防控和医疗救治等任务,在救治患者、提高治愈率和降低病亡率等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在第111个国际护士节到来之际,BMJ特精选旗下期刊发表的两篇来自中国的护理相关文章,与大家共享!

  创伤应激障碍是指个体经历创伤事件后所导致的诸如抑郁、焦虑等心理问题或精神障碍。而一些研究者发现,部分人群在创伤事件后可出现积极的心理变化,被称为创伤后成长(Post-traumatic Growth, PTG)。这些人群在经历具有创伤性的负面生活事件后,在进行抗争过程中所体验到的心理方面的正性变化,通常是通过个体在与创伤事件的抗争中产生的,比如更珍惜生命等。该项研究探讨了COVID-19疫情期间,一线护士发生创伤后成长(PTG)的水平及影响因素。

  2020年2月,研究者在中国三家医院进行了一项调查,收集了调查对象的人口学及工作史特征,使用创伤后成长量表(PTGI)对一线护士的创伤后成长水平进行了衡量,并采用反刍沉思性量表评价反刍情况。反刍是指对经历创伤的个体而言,在创伤后会反复进行积极思考的过程。

  研究最终共招募了179名一线人参加了调查。调查对象的PTG得分为70.53±17.26。相关性分析结果显示,主动反刍与PTG呈一定的正相关(r=0.557,p0.01),而侵入性反刍与PTG呈负相关(r=−0.413,p0.01)。多元线性回归表明,工作年限、一线工作的自信心、疫情期间风险意识、心理干预或训练、主动反刍是一线护士PTG的主要影响因素(p0.001)。

  新冠疫情期间,处于一线工作岗位护士的PTG水平较高,并且受到工作年限、一线工作自信心、风险意识、心理干预或训练、主动反刍等因素的影响。加强对一线护士的心理疏导和培训,有助于引导护士有目的地反思他们的工作经历,加强他们的创伤后成长,有利于未来工作的开展,也可保护护士职业人群健康。

  该研究通过描述中国武汉的某三甲医院重症监护病房(ICU)护士照顾新冠肺炎(COVID-19)患者的体会,有助于了解护士在ICU进行患者管理的日常状态。其使用了描述性现象学研究设计,对护士进行了个体访谈,并使用Colaizzi七步分析框架对数据进行了收集与整合。该研究纳入了具有一年以上护理工作经验、在ICU为COVID-19患者提供超过1周以上护理的护士作为参与者,一共采访了13名护士。

  研究结果发现,护士在面对COVID-19病例时,情感上经历了四个不同的阶段。最初,护士们会担心接触新冠病例的工作会给自己带来感染风险,并且会担心防护服紧缺的问题;但也有些护士愿意投入前线工作,并以此为荣。第二个阶段为“适应”,在进入ICU前1-2周,大部分的护士表示可以快速适应“新工作环境”,开始熟悉ICU的工作流程。但是长期穿着防护服让她们感觉到了身体上的不适,有的护士将其描述为:“看起来很恐怖,我们的心理压力也很大,就像生化危机一样,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有的护士担心穿着这样的防护服会给患者带来焦虑与不安。随着病例的不断增加,护士们经历的第三个阶段为“绝望”,长期的体力消耗,绝望、自责、无能为力、无助、被抛弃感等伴随而来,并且她们认为在工作中缺乏足够的支持和有效的应对措施。同时一名护士还提到,由于她的工作特征,其所在社区不允许她回家居住。随着武汉疫情慢慢得到控制,护士们经历的第四个阶段是“坚持”。前一阶段积累的治疗及工作经验、病例不断减少、很多病患也从ICU转移到普通病房,护士承受的压力逐渐变小。一位护士说:“虽然我很绝望,我仍然必须坚持自己的立场。”随着检测手段的逐步改进,方舱庇护医院开始收治普通病例。一位护士说:“直到后来,病人慢慢好起来了,出去了,慢慢有了希望。”

  该文章描述了新冠期间护士在ICU工作的场景以及经历,为今后再次应对大规模的疫情时,医护人员的心理状态维持,提供了独特经验。今后需要采取干预措施,例如通过模拟培训、情感支持和后续护理,以帮助护士管理COVID-19患者并保持护士的健康。